•      上午趁司机和同事出门,搭顺风车去办事。坐在副驾驶位上的同事非常娴熟地往窗外探头,“呸!”一口唾沫就飞出去了。

     我忍不住说你怎么这么不文明,他反问这也叫不文明?于是我又郁闷了。

  •     一早,老妈说XX又托人来说了,问我怎么想?我说没想法、没兴趣。

     XX是去年老姐的公公介绍的男人。女人到了一定年纪,身边会冒出很多“热心”人,本来八杆子打不着的,都会跑来替你操心,一副唯恐你嫁不掉的样子。

  • 2006-10-30

    梦中的书信 - [散文]

    梦是完全黑白的,从未有过的纯粹。简单到只有两页信纸,薄薄地展开,铺满整个梦境。

    密密的打印文字,一行行自下而上从眼前滑过。大约四号宋体、单倍行距,墨色深重,清晰得如同现实。

    毫无预兆地惊醒,一时不知身在梦里还是梦外?仍是漆黑寂静的夜,却已了无睡意。

  • 2006-09-17

    娘子·娘子 - [散文]

    娘子,你对镜贴花黄,为谁试遍绮罗装?

    娘子,你云鬓斜簪插,为谁把盈盈眉眼画?

    娘子,你庭院深深,为谁空锁满庭花雨?

    娘子,你寂寞深闺,为谁柔肠一寸愁千缕?

  • 2006-08-17

    有那么一点惬意 - [散文]

        “沙县小吃”,同事最近常挂在嘴边的一个食处。

        大街小巷看去,这四个字的招牌不知何时多了起来。

        NB吃过一次,也无非饺子、馄饨、汤汤面面之类,味道还算不错。

     昨天去了同事推荐的那一家。

  • 红藕香残玉簟秋。轻解罗裳,独上兰舟。云中谁寄锦书来?雁字回时,月满西楼。
    花自飘零水自流。一种相思,两处闲愁。此情无计可消除,才下眉头,却上心头。
   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    《一剪梅》——李清照
  • 2006-08-11

    台风不曾经过 - [散文]

        昨天据说台风“桑美”要来,强达17级。到处在防台,马路两边的广告牌也早早卷了起来。

        经过去年那一次措手不及,估计大家都心有余悸——除了没心没肺的——比如我。

        也许因为天气太过炎热,所以对台风总有隐隐期待,期待它带来的雨水和凉爽。当然,不包括灾难。

    有点“事不关己,高高挂起”的自私。看到受灾地区的报导会感叹水火无情,感叹之后,却仍对台风的来临怀有莫名的兴奋。

  • 2006-07-16

    意外收获 - [散文]

         激动!激动!激动!很久没有这么激动过了!

      QQ音乐群的强人在“楚雄学子家园——音乐欣赏”网页上新添了一个专辑,顺手点进去听了一下觉得很不错。突发兴致,翻到最前面,想把所有没听过的专辑都听上一遍。居然就这么巧,突然就让我发现了寻觅多年的一支曲子!

  • 今天突然发现,VERA也点我名了。本来看见她的留言还以为指的是Mju2这次。汗!真不好意思,现在来补上。

  • 2006-06-21

    重装电脑系统 - [散文]

         前几天觉得电脑又不太好使了,昨晚决定重装系统,搞了半天声卡驱动愣装不上去。再重装一次,差点把文档盘给格式化掉,吓出一身冷汗。要知道这里面都是我的心血啊心血!要是没了,我真会想死!估计是驱动软件不行,只好恨恨地放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