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2006-07-10

    小冯轶事——小魔头放假了 - [散文]

    版权声明: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
    http://www.blogbus.com/fjhy8812-logs/2802146.html

     台风又快来了,这两天开始间歇起风下雨,热一阵、凉一阵。

     小冯站在窗口,很郁闷地说:“一下子下雨,一下子不下雨,这天气怎么回事啊?”

     我说:“要不你去问问老天?”

     “怎么问啊?天上的神仙我又看不到。除非我死了,死了才能上天堂。”

     我说:“那不一定,你这么坏……”

     他很不满地“哼”了一声,转而批评我新剪的刘海:“你的头发太恶心了!”

     我大受打击,周六傻傻地坐了两个小时才修出来的,“可能你还没看习惯。”

     “我看不习惯的!5年、6年、7年、18年都看不习惯!”

     我为之气结,他却得意地唱起“男儿有知性……”

     呜哇哇!虽然这刘海连我自己都看不顺眼——本来就是村姑的样,现在乡土气息更加浓郁——可是被这样毫不留情地指出来,还是好伤心啊! 

     这小子嘴皮子是越来越辣了,和他斗嘴越来越力不从心。放假这几天的交手已经让我忍不住发出感叹:烧鱼老矣,尚能辩否?想到接下去的漫漫假期,满头黑线,我的恶梦生活又开始了。

     本来打算送他去学跆拳道,他却选择了围棋,让我大跌眼镜。要知道我一直怀疑他有多动症,无法想像他能静下心来学那么高深的东西。

     我问:“你什么时候对围棋感兴趣了?”

     “我从出生就对它感兴趣了。”

     “…… ……”

     “是因为《围棋少年》啦。”他“咭咭”笑。

     这么说来还好只是围棋,要是他想学“奥特曼变身”之类的可就麻烦了。

     只是我又多了一个任务——陪他下棋。OMG!太高难度了,让我拿黑白子来下五子棋还差不多,看来得把他的教材好好啃一遍。

     天知道我最讨厌动脑子了啊!唉,命苦不能怪政府。

    分享到: